辰北尧

死在ut坑底的叶子黎/辰北尧

在学校瞎画的,不记得鞋子了。安哥的头发是要把我搞死

【JPSS】一头牝鹿引发的惨案

James Potter x Severus Snape
吃糖的话看到分割线就好了,后面是爽文。
重度ooc,在写啥我也不知道,发出来的时候没过脑子,有大幅度修改。
没问题的话就往下吧↓
-----------------------------------------------------
西弗勒斯悄无声息地走进禁林,从长袍的口袋中抽出自己的魔杖,拇指在魔杖上摩挲了两下。

“呼神护卫!”

杖尖跃出一头银白色的牝鹿,如月光般皎洁明亮,优雅地立在了西弗勒斯旁边。西弗勒斯温和地笑了起来。莉莉,他想,他深爱着的,可爱的莉莉。

牝鹿突然转过身,轻快地小跑起来——这种事还是第一次发生。西弗勒斯迷惑地跟在他的守护神后面,躲在了树后,他看着银色的鹿走出了禁林。

“呼神护卫!”

熟悉的,讨厌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西弗勒斯看见詹姆站在前面,魔杖末端喷出一簇银色的火花,一头灿烂夺目的牡鹿蹦了出来,昂着头站在劫盗组前面。小天狼星拍了拍詹姆的肩,笑嘻嘻地说着什么,莱姆斯打量着那头银色的鹿,脸上露出了一个狡猾的笑,在詹姆耳边小声说了几句,詹姆抿着唇打了他一下,彼得拼命地鼓着掌——在这个年龄掌握守护神咒并不是简单的事。

然后他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的牝鹿优雅地走到牡鹿面前,亲昵地蹭了蹭它的脖子,詹姆的牡鹿眯起了漂亮的眼睛,亲了亲牝鹿的耳朵。

詹姆脸上也是同样一副目瞪口呆的表情,他缓缓地转过身,凝视着西弗勒斯的方向——这让西弗勒斯的喉头不由自主地上下滚动了一下——露出一个淡淡的,温柔的微笑。

西弗勒斯低声骂了一句,在詹姆离开后匆匆走出了树林,牝鹿无辜地眨了眨眼睛——他的耳尖已经被染的通红。

-----------------------------------------------------

后来詹姆看到了莉莉的守护神——同样的,一头优雅的,美丽的牝鹿,爱慕着莉莉的詹姆欣喜地与同样爱慕着他的莉莉结为伴侣。教堂里,祝福声与愉悦歌声交织成美妙的交响曲。

西弗勒斯站在黑暗处远远地望着幸福的新人。他是深爱着莉莉的,应该是这样才对,他茫然地想着,但为什么胸腔里的这颗心脏,为了站在莉莉身旁的,那个笑的灿烂的身影,痛得像是四分五裂了一般。

他捏紧了手中闪着金光的邀请函——他拆开的时候,镶着金边的信封里开出了鲜艳的玫瑰,用漂亮的花体字书写的二人的名字深深地刺痛了西弗勒斯的眼睛。这算什么?嘲笑吗?打算让他亲眼见证他们两人甜蜜地走完余生?

他还是来了,却站的远远的,只是望着两人在台上挽着手走到神父跟前,宣了誓之后深情地吻住了对方的唇。西弗勒斯攥紧了自己胸口的衣服,像是濒死的鱼一样艰难地呼吸着。

他迷茫地质问着自己,远处,粉色的花瓣洋洋洒洒地从空中落下,落在笑的幸福的两人身上,莉莉深红色的头发,詹姆金褐色的眼睛,此刻像是在西弗勒斯的心上镌刻着血淋淋的事实。

西弗勒斯笑了起来——从莉莉和他断交后他就再也没露出过这样的笑容。就这样吧,英雄总是要跟公主度过余生的——而不是一个阴沉沉的老蝙蝠。西弗勒斯闭上了眼睛——随即转身离去,飘扬的黑袍不带一丝犹豫。

詹姆眯起眼睛在偌大的教堂内寻找着那个身影——那个曾让他动心的身影。环视一圈后自嘲般地笑了笑,失落感漫上心尖——原来他并没有来。

人体练习顺手摸了个凯佬,有临摹参考,人体还是有巨大毛病🙄🙄🙄🙄

【JPSS】破特是个假的omega(下)【NC-17】

James Potter x Severus Snape
ABO设定,OA注意!!!OA!!!! 
重度ooc,NC-17注意,内含SBRL描写
总算是把这个坑搞完了...?
写的时候重感冒思绪混乱文笔垃圾很抱歉,希望别介...
没问题的话就往下吧↓
======================

(上)(中)

【JPSS】破特是个假的omega(中)【NC-17】

James Potter x Severus Snape
ABO设定,OA注意!!!OA!!!!
重度ooc,NC-17注意,内含SBRL描写
没错我又憋了个中出来,写了一天结果还没进去......沉迷亲亲无法自拔。
下一章大概两天内能搞出来吧......

没问题的话就看下面吧↓

======================

(上)

假的车

======================

这一段关于腰的敏感度的描写不是我吹,我自己就是这样的,被戳趴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晚上大概能写完车吧……我快死在文稿里了
话说回来超链接咋搞啊……

【JPSS】破特是个假的omega(上)

James Potter x Severus Snape
ABO设定,OA注意!!!OA!!!!
重度ooc,NC-17注意,内含SBRL描写
第一次正儿八经写文,文笔幼稚文风弱智请见谅,其实说白了就是辆车。
上没有车!!!!我还没憋出来!!!!只是个前提!!!!
没问题的话就看下面吧↓
=======================
斯内普挑着眉看着远处正在闲逛的四个人,他敢说自己是全霍格沃茨第一个发现劫盗四人组的阵型发生了变化的,尽管这并不是什么要紧的事。

按常理来说,波特和布莱克总是走在最前面的,莱姆斯温和地走在小天狼星后面,彼得在最后,脸上总是带着有些谄媚的笑。这是斯内普认识他们到现在一贯的队形。

而现在,小天狼星和不情不愿的心情都快把脸扭曲的彼得走在前面,卢平仍然走在后面,在卢平旁边站着的却是不断在抱怨的詹姆。

这样的阵型像是刻意在保护詹姆和卢平一样,斯内普甩了甩头,把这个荒谬的想法从脑子清理了出去。

然后第二天,詹姆·波特是个omega的消息从已经沸腾的格兰芬多传了出去。

斯内普在吃早饭的时候听到这个消息时,差点把嘴里的南瓜汁喷在穆尔塞伯脸上。

“你是说,那个该死的破特是个omega??”斯内普仿佛是听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一样,恨不得把眼睛瞪出眼眶。“千真万确,你没看格兰芬多那边现在对波特格外的关爱吗——搞得好像他是个巨婴一样。”

斯内普上课前再次凝视着劫盗四人组,然后从鼻腔里发出一声不屑的气音。

——好嘛,全校最嚣张的四个人里面两个人都是omega。

所以当身为alpha的斯内普被身为omega波特压在一间空教室的墙上动弹不得的时候,斯内普满脑子都是问号。

omega不是身娇体软吗??这个力气跟巨怪有的一拼的omega他妈的是哪个物种????

而且在半个小时前他们还差点在走廊里干上一架。

斯内普咬着牙抽出魔杖,神锋无影的咒语还没念完,魔杖便被詹姆一把夺过扔到了身后。“西弗勒斯……”詹姆的脸慢慢靠近,斯内普拼命挣扎着却是无果。即使不情愿,他必须要用出最卑鄙的那招了——否则他的贞操可能就保不住了。

封闭的教室里顿时爆发出一阵清冷的草药香,浓郁的alpha信息素将眼前的omega包围起来。斯内普已经做好了准备,等这个omega被他的信息素逼得即将进入发情期时,他就冲到斯莱特林的休息室问卢修斯要抑制剂——反正他多的是——然后给詹姆狠狠扎一针。

要是庞弗雷夫人和麦格教授知道他把一个omega搞发情还把他扔那里不管不顾——而且那个omega不仅是他的死对头,还是格兰芬多优秀的追球手——他的禁闭可以关到这个学期结束了。

然后他看着詹姆嗅了嗅身旁的空气,愉快地继续逼近他,金褐色的眼睛似乎在发光一般。“西弗勒斯,你信息素的味道好好闻啊……”

——他妈的这个omega为什么对alpha的信息素一点反应都没有!!!!
————————————————————————
车的话明天应该能开出来,反正就是写着自己玩的,毕竟还是画画比较多。